莫琛

匆匆数载,恍如一场,南风过境。----------忽闻南风北窗起,梦里雾深不见你。

【惊悚乐园】归零重启

【惊悚乐园】归零 重启
*渣短小,剧情混乱慎,记忆仍存在在斯诺第一场比赛的我
*无cp向,私心伍封all封tag
*全程ooc,节操rp都去肝游戏了。
天空仿佛没有边际,远处天际线的颜色被混沌吞没,灰色的云彩夹带着灰色的心情,低沉的天穹压得人神经紧绷,视觉中的一切带着令人抑郁的气息刺激着人们绷紧的神经弦。
“咔哒...”
巨大的钟声响起,夹杂着令人厌恶的杂音,如同那些坏了的木偶拼尽一切发出的腐烂的声响。
街上的人却不为所动,还做着手头的事情。
一丝不苟而又死气沉沉,仿佛一切都是在人为的计算下,所做出的动作如同工厂流水线的机器一般,在这个巨大的程序中,人们就像一个个被摆放好的零和一,完成这一次一次的任务。
在精密的程序中,人们创造被预定好的未来,抓住被把握好的时间。
真是...莫名的让人火大啊。
封不觉伸手打乱沙盘中移动的颗粒,看着里面的沙子聚合离散,浮浮沉沉。心中更是多了几分厌恶,伸出手去抹平了沙盘中的一切,落地窗外的人也随之消失殆尽,可又不多时,人们又再一次聚到一起,有条不紊按着程序去进行这自己的事,做出了如同工厂流水线上机械的动作。
“啧...”
一切都像什么都没发生那样,而一切明明都发生了什么。
“啪...”一个响指想起,一切有消失不见,连着人群落地窗和沙盘一切消失,仿佛来到了沙滩上,周围尽是白沙。
归零。
“你来了啊。”封不觉抓起了一把白沙没有抬起头。
“嘿嘿嘿...在想什么”
白沙从封不觉的指缝流出,待白沙流尽,封不觉放开口反问着,“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?”
“随你意如何?嘿嘿嘿...”伍迪靠近封不觉笑着说。
“条件是什么?”封不觉不着痕迹的向后退了一步拉开二人的距离。
“条件嘛...嘿嘿嘿...”伍迪扶了扶眼镜,“在一切结束后,和我去地狱。这件事他们不会管太多,毕竟,嘿嘿嘿...”
封不觉轻笑一声,拉住伍迪伸出的手。“那...走吧。”
“啪!”随着响指的打起,白沙如潮水般的退去,有什么聚合又散开来,一切都像最初一样。
一切都从头还是。
一切都会好的不是么?
不过是一切...
重启。
——tbc or fin——
后续大概是其余人复活吧……希望预言成功orz
后续的话有想看的么?
打伍封的原因是其他人都死了嗝x

【all封】失眠三十题(上)

#梗来源失眠三十题

#全程ooc,他们的可爱,我写不出十万分之一。

1.荧幕。

“啊...觉哥到底是从哪弄来的烂片...”王叹之看着最后的片尾发出一声喟叹。

可惜没有人回复小叹,片尾曲中只有一人均匀的喘息声。
小叹看着睡在沙发上的发小无奈的叹了口气,这样会感冒的吧。
小叹刚想公主抱起发小走向卧室,不料动作惊醒了那人。

“好困...我去睡了..”封不觉揉揉蓬松的睡眼走向卧室。

一声轻轻的“晚安”消散在空气之中。
2.被子里【电话那边】的笑声。
“喂_(¦3」∠)_,谁啊?”

“……”

“有事快说,二等公民,我要睡觉!”

“噗..乌鸦先生困的时候很可爱呢。”那边的人被封不觉的表现愉悦到了,不由得笑了一声。

“滚(ノ`Д)ノ”
3.思想扩散。
天气真的好热,热的让人难以入眠。

既然睡不着,还不想肝文,干些什么呢……

对了这种情况下,觉哥会干些什么呢?

“封不觉把手拂过胸膛,微微张口,吐出半个舌头..”

妈的更睡不着了...
4.床头抢劫犯。
我居然想的是我日觉哥....溜了溜了,不然狐狸会打死我的。
5.人影闪动。
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好日子,一个人影出现在了黑夜中,同时夹带着一阵冷冽的寒风,他出现在那人的屋里,但只听“啪”的一声,他就无所遁藏。

【“这个作者八成有病吧”事后某当事人说。】

【“媳妇怎么不开心了,嘿嘿嘿”】
6.风吹起窗帘。
接5,“所以说,你来就来了呗,还给自己找个背景啊。”

“嘿嘿嘿...这不帅么。”
7.动也不敢动。
王叹之屏住了呼吸,身体因被那人抱住而不敢乱动。

自家发小睡着睡着突然抱住自己的举动令王叹之慌了神。

“觉...觉哥”
8.半睁眼。
他是被食物的香气弄醒的,

他眯着眼,揉了揉腰后用胳膊撑起自己。

“早安,雨龙。”“我是鸿鹄不是雨龙”
9.目光所不及之处的遐想。
斯诺洗完澡后躺在他超软的床褥中失了眠。
现在他满脑子就是明天和封不觉一起排本,他努力让自己睡着。

毕竟,明天他要给乌鸦先生一个好印象。

他不由想起在初遇时乌鸦先生面具下的样子。

长得白腰也软,真好看。

不知不觉斯诺的脑海里出现了r18的东西。

于是,他发现自己更睡不着了
10.枕头低陷。

封不觉在柔软的床上翻了一下身。

Md这么软的床斯诺是怎么能睡得好的。

封不觉把头往枕头里埋得更深,心中还在不住抱怨着。

【斯诺:你认床怪我喽。】


【斯封】至此为止

已经不会痛了…
无论怎样,都不会痛了…
已经痛到了极致,痛的麻木了的心还会再有感受吗?
“呐…乌鸦先生。”
什么时候,自己把那人看得那么重要了?什么时候开始觉得自己有些离不开那人了?什么时候,自己怕那人受到些许伤害了?
何想?
无所想。
何念?
无所念。
何求?
除他之外,毫无所求。
何思何念何想?
思他念他想他。
脑中一片空白,此间此景,对他来说可不是人间炼狱?
说起来好笑,他们开始在一场游戏中,结束也在一场游戏之上。
“呵…”一声叹息,不知是叹着些什么;一声轻叹,绕过了阴阳两间。
他扯起嘴角想笑下,做出的表情却似哭似笑。
那个人啊…那个人啊…
可是世间的珍宝啊…
可惜,从今天起,
他那颗为乌鸦先生跳动的心,
已经不会动了。

【叹封】糖

【叹封】糖
#昨天万圣节唉~听说有人管太太要糖,我这种渣渣自然来参上一脚。
#牙口不好别吃了,全程ooc[还有斯封伍封版本]
王叹之同学有些小幼稚。
王叹之很喜欢糖。不,与其说是喜欢糖,不如说他是喜欢那些五颜六色的糖纸。
五颜六色的糖纸,放着一个个美妙的故事,在阳光下折射出童话的光芒,一张糖纸支起一个孩提时的梦想。
对王叹之来说,一张鲜红的纸币或许没一沓各色的糖纸吸引注意。
幼时,王叹之最喜欢和觉哥一起在放学的路上闹着,闹得累了,便从兜里掏出一块糖,扒开糖纸将糖人扔进嘴里,再把糖纸滤平,静静的等着甜味弥漫在口中。
封不觉,糖,糖纸,在那个时候的王叹之心中格外重要,他们勾勒出王叹之的童年。
每次晴天的时候,王叹之都会拿出一张糖纸,放在面前,糖纸像教堂里的彩绘玻璃,折射出美丽的光芒,王叹之便把糖纸放在眼前,透着糖纸看着整个世界。
被糖纸滤过的阳光充满了童话色彩,王叹之隔着糖纸看到了许多,还有那个总会吐槽他傻还要一起躺在草地上看天空的发小。
十指紧扣,不用担心什么其他,一切都是那么悠闲,仿佛有了那人,便有了全世界。
拥有了…全世界
吗?
那是不是,王叹之失去了他的世界?
王叹之还在翻着幼时的课本,稚气的字迹惹人发笑,在一边的随手涂鸦,写满了岁月。
王叹之突然停住了。
那页夹着一张糖纸,王叹之抽出糖纸,下意识的放在了眼前,刚想叫那人来,却意识到,那个人…早就不在了啊。
一切都晚了,再也不会有一个一边说他傻,一边陪他闹的人了。
那个人,被岁月掩埋在了记忆最深处。
再见。
觉哥。

Fin
糖好吃不,蛤蛤蛤蛤,被骗了吧。
玻璃糖,啦啦啦啦啦啦【放飞自我】

66666

事后贤者时间:

觉哥与173的相遇!
为琛琛所圆满的邪教脑洞手舞足蹈 @莫琛

100fo点梗

emmmmm

以下cp,你说梗【具体些】我就写,至于坑,迟早会填不着急。

盗笔瓶黑

老九门一八

惊悚乐园all封

古剑奇谭越端

守望先锋源藏 寡猎

全职高手all肖

一个邪教,爱看不看

一个小片段而已,所以谁有脑洞谁就开,我坐等吃粮
scp173在我这儿像一个想被人注意的孩子,如果你看他,他就会认为你喜欢他,你不看他,他就认为你不爱他了,就要杀了你,然后你陪着他。
送上脑洞片段。

他看着自己,眼神中没有厌恶,没有闪避 没有看向别处。
这个穿紫色西装的人是在乎着我吧。
明明冷寂下的心有了几分欣喜,身体仿佛发生了什么奇妙的化学反应。
心中的小雀跃更加掩饰不住。
那个人会一直陪着我吧,不会抛下我,放弃我,那么一直看着我。
诶?那个人离开了?
门的声音打破了所有幻想,一切归于孤寂,心逐渐变凉。
为什么……不要我了呢?

艾特邪教创立者自家画手er
@事后贤者时间

emmmm

南宫月魄【其实CN风不觉】:

临表涕零,不知所言

不知名的尝试:

哈,有点像我,。。但是我写的一般很欢脱啊,对吧?

仓惶北顾:

淦……
我就是那个倒在地上的……
所以←_←
我们应该坚强的爬起来……
抄刀子上!

闲瑜要考上区五十:

你看我,从来不写be。就算he不了也强行伪he(不

初城NYLon:

你们应该感谢我,我从来不写be
除了普诞

丢年—琼总的胖次:

所以求各位太太别发刀子

狗砸:

男默女泪。(叹气


一个梗,在不久之后我会写。
抢到前五贼开心,皮肤饥渴症有想看的人么?
皮肤饥渴症,要是觉哥那样的不会说出来吧,大概一边不要脸的要抱抱,故作漫不经心,但一被抱就会开心的不得了,还要一脸傲娇说不在乎,有想看的么,有我就写